首页 > 专题专栏 > 渭南标杆 > 正文
2016年“渭南标杆”报道之二
发布时间:2017-02-28 14:09

一个白手起家的农民,依靠自己的勤劳智慧,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天地,有的人说财富的获取都是自私的。而他却将财富回馈于生于斯,长于斯的土地,带领乡亲一起致富,作为一名成功的商人,不仅因为他经商有道,更因他做人有德。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他用一生躬身践行着孝亲敬老、诠释着帮贫扶弱。他是好人潘振江,更是群众心里的“焦裕禄”。

我是一个农民,家住大荔县下寨镇朱家村二组,现任组长。

1952年,我出生在一户贫农家庭,全家八口人在不足60平方米的房子里,一住就是十几个年头。小时候,我经常吃不饱,日子十分艰难。父母把我们五个养大真是不容易啊!说实话,我的确穷怕了。

1982年,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在饭馆看到别人要了一盘花生米,眼前一亮,村上种花生的可是不少,于是我连忙赶回去,跑了十来家,借到了八九十块钱,买了200多斤花生,搓了160多斤花生米。连夜我就骑自行车把这些花生米带到了西安,一个饭馆一个饭馆去问。一天时间,把160多斤花生米就卖完了。这一趟,来回3天,我赚了27块钱,这在当时可是一个高工资工人半个月的工资啊!把我高兴得半晚上睡不着觉。

那时候,用自行车往西安贩花生米,在村里我是第一个。

1990年,为了把生意做大做强,我就把家里的责任田承包给了别人,在长安县农贸市场开了一家大荔土特产批零部,把我们大荔驰名的“108”产品搞到长安县销售,“1”是黄花菜、“0”是西瓜、“8”是花生。

1995年,我又在西安市开了一家批发部。几年下来,挣了不少钱,终于过上了好日子。

之所以做生意能赚钱,首先靠的是党的改革开放富民政策,其次是我的诚实守信。我也时常想:自己一家人吃穿不愁有啥意思,能帮助大家过上好日子才算有本事!于是我就回村开了花生加工厂,村上有年近半百的两口子在我这干活,几年下来,供了3个学生,盖了一座新房,还有了一些存款。还有一个70多岁的老太太,常年在厂里拣花生米,她对别人说,再有两年,她在厂里总共就能挣到10万元钱。总之,厂里每年付给工人的工资总计都在七八十万元以上。

2012年,农行给农户办理小额惠农贷款,邻村已经办过,但银行就是不给我村办。因为我村有35户、99000多元三四十年的陈贷未还,好多欠账的人已经去世,这些账就成了“坏账”,我们村也成了“不良信用村”。我知道了这件事后,第二天,就带了10万块钱,和村支书到农行还了陈贷。农行很快就给我们村的村民办理了惠农贷款。

2014年6月,我当时在河南收花生米,几个村民给我打电话说庄稼都快旱死了,不知道咋弄。我接到电话后,连夜从河南赶回来。第二天就拿出7万多块钱,购买水利设施,带领村民在37℃的高温天气下加班加点,连续奋战了半个月,终于把水利配套设施全部搞完,使600多亩农田及时得到了灌溉。当年给群众减少了50多万元的损失。

2011年,我给91岁高龄的母亲办了一张身份证,想带她坐飞机去深圳转一转,可是,我妈不慎摔了一跤,大腿骨折,直到第二年去世,也没有去成。我妈一辈子没有坐过飞机,这是我这一生中最大的遗憾。父母亲不在了,我一下子感觉到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的那种痛苦,心里憋闷,就想,既然自己的父母已经不在人世,能不能给村里其他老人干点啥呢?从2014年开始,每年春节,我就给我组的60多位老人发红包。按年龄,60岁100,70岁200,80岁300,90岁400。虽然钱不多,但也是我的一点心意。

村里人叫我“焦裕禄”,我不敢当,我做的这些事比起战争年代牺牲了的烈士们,比起抗洪救灾的英雄们,比起各行各业的模范们,也算不了个啥,当然,我也不是焦裕禄,我只想做好自己,当好潘振江。


@copyright 2017 中共渭南市委宣传部
电话:0913-2126438 邮箱:wnswjst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