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专题专栏 > 渭南标杆 > 正文
干部朝前扑 群众才能富
发布时间:2017-02-10 15:12


蒲城县龙阳镇东王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 张六三

我是27岁担任东王村支部书记的,38岁经过考试进入龙阳司法所工作,44岁转任成了一名公务员,54岁时又重新回到东王村担任村支部书记。43年的农村工作实践,让我深深地体会到:你只有把群众放在心里,群众才会把你看在眼里;你只有让群众活得精彩,群众才会给你喝彩。

我们东王村有5个自然村、10个村民小组、420户,主导产业是设施农业瓜菜果,现有各种大棚4300亩,户均11.2亩棚,主要栽培作物有大棚杏、桃、樱桃、葡萄、冬枣,西甜瓜和蔬菜。20l4年人均纯收入22800元,是1999年的24.6倍,是全省农民人均纯收入的2.9倍。全村将近80%的农户年收入在10万元以上,有184户村民家中购置了小轿车。并实现了16年零上访。我们村先后被评为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、陕西省一村一品示范村、陕西省现代农业园区,受到赵乐际、赵正永、马中平等领导的充分肯定。

但是,在15年前,东王村是蒲城县有名的“烂杆子”村,不但内外债70多万,而且干群、党群、宗族矛盾异常尖锐,黑恶势力十分猖獗。当时,我在龙阳镇担任司法所长。我至今清楚地记得,那是在1999年11月23日上午,我们村许多群众打着“还我书记”、“还我六三”的横幅来到镇上,请求镇党委让我回去再当村支书。当天晚上,村上的一些老年人撵到我家,苦苦求我回去,有些甚至掉了泪。但不少朋友劝我千万不能回去,都说你回去够你吃几壶,搞不好还要丢人现眼、身败名裂。妻子也苦口婆心劝我说,你都50多岁的人了,咱现在就是管管孙子、享享清福,划不着回去掏茅子,得罪人。那些天,面对乡亲们的恳求、朋友的忠告、妻子的劝说,我难以入睡。我是1975年入党的老党员了,共产党的宗旨就是一切为了群众,眼看群众有难却不去管,贪图自己的小日子,那算什么共产党员?我豁出去了,就是个“火坑”也要跳。就这样,按照群众的要求和组织的安排,我回到东王村重新当了村党支部书记。

人常说“出水再看两腿泥”,我回去一了解,头比斗大。一是,村里的财务十分混乱,收入不进账,支出没方向。二是25%的机动地让少数干部和厉害人抢占了。我带领村班子成员和群众代表一起开会研究,决定全面清理账务,开展土地延包。这样做,得到了绝大多数村民的支持,但无形中也撞着少数人的利益。就在这两项工作进行得如火如荼时,有一天早上6时多,我老伴开门扫地,捡了张纸条,上面写着:“张六三,你今晚12时,必须给我送1万元,放到干渠桥下面,否则,你孙子和你家人的安全就没有保证。”我看了一惊,为了以防万一,我把老妈送到妹子家,把孙子送到县城儿子处,并将此事立即向镇领导作了汇报,当天晚上干警设伏配合,我半夜12时,骑上摩托车,拿了一沓冥币,按时送到干渠桥下边,连续两晚上,小毛贼没来取。今天回想起来,我可以一笑了之,但在当时,我们全家上下紧张了半年多。还是我老妈理解我,说:“六三,咱是社员叫回来的,是上头派回来的,咱不能半截子不干,叫人失笑,以后小心些就是了。”

望着83岁的老母亲,我一阵心酸,但是老母亲的话,坚定了我搞好清账和土地延包的决心和信心。经过半年多时间,这两项工作终于圆满完成了,东王村又重新回到了正路上。

天大地大,发展最大。农村最大的事是发展产业,农民最大的事是腰里有钱。2000年3月,我一上任,就抓住产业发展、农民增收这个“牛鼻子”不放。自费十上杨凌,五下山东,学技术,明思路,转观念,东王村产业发展,农民增收的宏伟蓝图在我脑海里清晰显现,这就是:建一批园区、兴一批产业、带一批能人、富一方百姓。但是,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。建园区,没钱,咋办?干部带头,村干部每人5000元,组干部500元,并动员34户群众,以不同形式入股,建立了全省第一个村级股份制科技示范园。我印象最深的是11月建芦荟棚,又是没钱,咋办?我和干部带头义务劳动,早晨六点半,中午一顿饭,晚上披星戴月干,一顿饭只花两块钱,两个馍一包咸菜一根葱。就这样,拉开了东王设施农业发展的序幕。

我自认为一生光明磊落,但东王人都知道我当过一回“贼”。“偷”的对象是自己老婆,“偷”的东西是自家支票,为的是付清山东客商的树苗款,为的是诚信二字。那是2001年4月,村上扩建示范园,又是没钱,咋办?我把工资垫完,亲戚朋友借遍,等山东客商把树苗送来,还差一万。当时我把家里的钱都垫给村上,我老伴的意见很大,说:你把你工资“董”完我不管,但家里的种植收入我保存,你不准用。那天,我趁她去县城看孙子,翻箱倒柜,拿了老伴的支票,付清了山东客商的树苗款,但却欠了老伴一笔无法还清的感情债。

2002年8月,村里大规模建棚,我天天开会,流转土地,可以说是两个多月没睡过好觉。这还不要紧,关键是群众报名的多,真正实打实建棚的少。经过了解,部分群众听了一些闲话,“谁要想受穷,一户一个棚;要想烂得快,一户一棚菜。”再一个原因是嫌我本人没有建棚。当时我快60岁的人了,孩子又不在身边,怎么办?为了群众致富,我克服各种困难,建了两个日光温室,并动员我3个外甥每人建了一个。看到村干部都建了棚,群众心里踏实了,也跟着干起来。88个棚,三个月全部建成。第二年春季,一亩地的棚产值达到了2.5万元。大棚赚钱了,村民们激动、高兴,在示范园区里耍起了社火。

2012年12月4日,为了赶上冻把保温被给群众拉回,我先后到大荔保温被厂催了八次,最后一次碰上了车祸,额头上缝了十八针,差点儿要了命。当天缝合后回到家,老伴既“恓惶”又埋怨,你都快70岁的人了,不要命的干是为了啥?望着几十年支持我工作的老伴,我无言以对。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回答她:为的是让东王村的群众更快富起来,为的是兑现自己“一言一行对党负责,一举一动让群众满意”的诺言。

如今,我们村建立了全市第一个村级电子科技培训学校、全市第一个微信平台公众号、全市第一个电子商务淘宝示范村,全市第一个实现了wife全覆盖。

当前,我们主动适应新常态,实施二次创业,集资300余万元,正在紧张地建一个集旅游观光、休闲采摘、体验等为一体的现代农业园区。并开始向智慧农业迈进。

我只是尽了一名共产党员应尽的职责,但党和人民却给了我很多荣誉:我先后被授予全国科普惠农兴村带头人、全国科技入户示范户、陕西省劳动模范、陕西省优秀共产党员。我今年70岁了,但我仍然要把自己的光和热撒在东王大地上。最后,我以臧克家的两句诗作为我发言的结束:“老牛自知夕阳晚,不用扬鞭自奋蹄。”



@copyright 2017 中共渭南市委宣传部
电话:0913-2126438 邮箱:wnswjst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