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专题专栏 > 渭南标杆 > 正文
我这二十一年
发布时间:2017-02-10 15:06


华阴公路段夫水道班班长 郝晓琳

我出生在华阴一个平凡的养路工家庭,1994年技校毕业后,就一直在道班工作,到今年已经21年了。刚毕业的时候,我17岁,体重只有80多斤,去道班报到时,班长看见瘦弱的我很不情愿接收,试着塞给我一把铁锨,不怕大家笑话,我觉得真沉啊,可不知为什么,我却将它紧紧地握在了手里。

刚开始上班的时候,我不会干活,天天手上都是血泡套血泡,大血泡还没有下去,里面就又磨出一个小泡来,第二天早上一摸铁锨,疼得直掉眼泪。当时的老道工们一边笑话我一边手把手教我,经过一点一点认真地学习,我很快进入了工作状态。记得那时,我们道班整理路容路貌,有一段阳沟特别深,我站在里面,只有头能露在外面。因为阳沟太窄,铁锨抡不开,只好用铁簸箕,一簸箕一簸箕往外倒淤泥,30米阳沟我们却整整干了半天。晌午,老班长自己掏钱给我们买来了肉夹馍,当时我累得腰酸腿疼,两只胳膊都抬不起来,就站在臭气熏天的阳沟里,用又脏又臭的手,拿起肉夹馍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。那一刻,泪水、汗水掺和着污水一同被我咽下。

1995年夏天,山洪冲垮了310国道的黄甫峪桥,交通中断。河两岸挤满了相望而不得见的路人,洪水太大便道一时无法抢通,老道工带头跳进齐腰的水里,和交警们手拉着手搭成人墙横在湍急的水流中,让两岸着急过河的群众扶着我们的肩膀过河,那一瞬间,我似乎觉得自己都变成了英雄。2008年,快过年的时候,全省大范围持续降雪,310国道华阴段交通受阻,大货车小轿车堵了十几公里,大人急小孩哭,怨声载道。为了尽早让受困的群众回家过年,我和全班的兄弟姐妹们冒着大雪上路清雪破冰,铺撒防滑料。手被冻木了,双脚踩在雪地里冻得都失去了知觉,但道路可以通行后,我看见了一张张灿烂的笑脸。这笑容,顿时在寒冷的国道上构成了一道温暖的风景。

渭南公路局实行管理机制改革的第一年,公路段每月只发放60%的工资,公路养护由过去的大锅饭变成路段包干。消息一出,道班人员思想动摇,情绪低落,就在这个时候, 段领导把道班班长的重担交到了我的手上。当时,只有26岁的我没有退缩,没有逃避,而是愉快地接过了这根分量很重的接力棒,成为当时渭南公路局第一个女班长。上任第一天我先给自己挑选了一公里最难养护的路段,然后针对道班新职工和女职工比较多,劳动力分布不均衡现象,采取老新差开、男女搭班的办法;针对道班“一头沉”职工较多的情况,组织青工在农忙季节,帮助他们收麦子、种玉米,解决生活中的实际困难。用这些朴素的办法把大家的心聚在了一起,消除了大家对实行包段到人一时不理解的抵触心理。人心齐了,道班的面貌也焕然一新,第二年,我们道班就被渭南公路局评为“先进班集体”。

自从担任夫水道班班长以来,16.2公里的路我走了十几年,闭上眼,路上的活儿都在我的脑子里。我知道这条路上哪里的坑槽要填补,哪里的水沟要清理,哪里的蒿草要清除,下雨了哪里的水会漫在路上,下雪了哪里该撒些防滑料。10多年来,我几乎每天都是早上6点多起床出门,到道班把当天的工作向大家交代清楚,然后各自开始上路工作。我至少每两天要把16.2公里的路巡查一遍,然后开始完成自己承包路段的养护工作。有时下班以后还要去道工和沿线群众家里走访,通过和群众的沟通,求得他们的理解和支持,减少沿线群众人为倾倒垃圾现象。

在家里,我基本上是一个甩手掌柜,家里家外,一点忙也帮不上,成了一个全职养路工。几年前,儿子考到交大附中,一直都是自己管自己。每次送孩子到车站,懂事的孩子都会笑着安慰我:“没事儿妈妈,我又不怨你,我能照顾好自己。”

作为一名养路工,这些年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工作,可是组织却给了我太多的荣誉。渭南公路局先后授予我 “十大标兵”“青年岗位能手”荣誉称号,陕西省公路局把我评为“全省公路行业展示风采感动行业”先进典型。去年,我被中共渭南市委评为年度标杆人物,今年2月,被中华全国总工会授予“全国五一巾帼标兵”,时隔3个月,又被评为渭南市劳动模范。我知道,我所拥有的这些荣誉并不是属于我一个人的,是属于在全市865公里国省道公路上,像我一样默默无闻的养路工们。

在这里给大家宣讲后,我仍将回到我的道班我的岗位,继续我的“四季恋歌”:春天铲杂草、夏天补坑槽、秋天扫落叶、冬天除冰雪,继续在那16.2公里的国道上,描绘我的梦想,放飞我的理想。


@copyright 2017 中共渭南市委宣传部
电话:0913-2126438 邮箱:wnswjst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