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专题专栏 > 渭南标杆 > 正文
一颗仁心永坚守
发布时间:2017-02-10 15:05

本报记者 程 瑾 实习生 王 媛

有这样一名医生,39年里,只要病人呼叫,便会立刻放下手头的事情,挎起药箱疾奔而去,看病从不计较报酬,以精湛的医术、高尚的医德谱写了救死扶伤的动人篇章,被乡亲们亲切地称为“生命健康的守护神”。他是渭南标杆——潼关县秦东镇荒移村乡村医生刘永生。渭南标杆市委宣讲团首期宣讲结束之后,本报记者专访了刘永生。

记者:刘医生,请您谈谈是什么原因促使你走上了乡村医生这条路?

刘永生:说到当村医的初衷,主要有两点,一是小时候,我们家特别穷,有一次我骨折后没钱治病,腿疼得天天睡不着觉,我妈实在没办法就去哀求我们村里的乡医,那位老乡医熬不过她,才来我们家帮我治疗,如果没有那个村医,这辈子我可能要在轮椅上度过了。从那之后,我内心就对医生这个职业充满了敬畏,很想作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;另外,我们荒移村当时医疗条件太差了,许多村民都常年被一些慢性病折磨得不能干农活,还有一些人得了病之后根本不治疗。我觉得我必须走这条路,如果我不当村医,谁来给乡亲们看病呢?谁来守护荒移村这么多家庭呢?我身上肩负的可是荒移村家家户户的健康,这个使命十分重大,半点马虎不得。

记者:荒移村地处偏僻,贫困落后,这39年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?

刘永生:很多人都问过我这个问题,但说实话,对我来说,这不是坚持不坚持的问题。我从小是在荒移村长大的,对这个村子还有村里的人有非常深厚的感情,实在见不得我们村的人受苦,这期间其实有县上、镇上的医院邀请我出去,我都拒绝了。如果我走了,村里人有个头疼脑热,该去找谁呢?我会一直在这里干下去,直到我看到有人能代替我来干这个事情,我才能放心地退休。而且就算退休了,我也还会一直住在荒移村,乡亲们找我,不管什么时候,只要我能走得动,都会去履行自己的职责。与其把这解读成坚持,倒不如说是职业习惯,也是作为一名医生的基本职业道德。

记者:当前医患关系成为社会最为敏感的问题之一,您认为医生应当如何处理医患关系?

刘永生: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,有时治愈,常常帮助,总是关怀。作为一个医生,我们当然要尽全力去救治病人的生命。但是,我们不得不承认,自己的能力有限,不是每种病都能治好的,这时候,我觉得要做的就是给病人关怀和照顾,多多安慰他们,抚慰他们的心灵。我一天通常都要接诊十几个病人,的确很累,但从来没有发过脾气。每次看见病人们被这样那样的病痛折磨,难受得不成样子,哪还忍心对他们冷言冷语?再说,医生的职责就是救死扶伤,所以不管多累多晚,只要病人家属一叫,我一定会第一时间起来带着药箱子,直奔病人家里。耽搁一刻,就贻误一份生的希望啊,我在我的日记里是这样写的,“我要知热知冷,我要知寒知苦。我的心要和病人息息相通,病人的血管里滴的每一点药液,都是我一片温柔的情。月亮因医生而圆,家庭因医生而完善。我要给人生安上帆,让他驶向安全的港湾。天上飘着蒙蒙细雨,除掉我出诊的疲惫。人民热爱我,因为我能起死回生,逢凶化吉。”我希望每个医生都抱着这样的一个信念,那就把病人的痛苦当成是自己的痛苦,对他们多一份理解,多一点关心。

记者:做了这么多年乡村医生,您觉得自己最大的收获是什么?

刘永生:看到病人康复之后对我一笑,这就是我最大的收获,最开心的事情。这么多年,我学了针灸、推拿、刮痧、拔火罐等很多中医疗法。用这种方法治疗,没有成本,对一些家庭困难的患者,就不用收费了。有一次,我们村李开芳带儿子来看病,帮他儿子治疗完后,临走的时候,我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肩膀,谁知道他疼得脸都青了。在我的一再追问下,他才吞吞吐吐告诉我,胳膊已经疼了半年有余,我赶快给他检查,问明病症之后得知是肩周炎,就帮他刮痧、拔火罐,二十分钟之后,他的胳膊就能动了,就连脸上的颜色看起来也比刚刚好了。李开芳急忙从口袋里掏钱,我压住了他的手,“这都是技术活,没有啥成本,你就不要掏了。”一句话说得李开芳泪流满面。那时候,我觉得我做了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情。这种快乐,只有医生自己能够体会得到。

记者:作为“渭南标杆”市委宣讲团的一员,您从这次宣讲活动中收获了什么?

刘永生:我非常感谢市委宣传部给了我这样一个宣讲的机会,这对我来说更多的是一种激励和鞭策。作为一名乡村医生,我觉得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,这是我的义务。但市委宣传部却让我成了标杆。我突然明白,道德和精神不是大而空的评论,不是高调的宣扬,而是脚踏实地地做事情,我要在以后的工作中,让乡亲们花最少的钱治好病,尽我最大的力量去为他们做好服务。



@copyright 2017 中共渭南市委宣传部
电话:0913-2126438 邮箱:wnswjst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