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专题专栏 > 渭南标杆 > 正文
痴心不改村医路
发布时间:2017-02-10 15:03

潼关县秦东镇荒移村乡村医生 刘永生

当年当上村医,还得从几件事情说起。

听母亲常说,在我两岁那年,右腿意外摔骨折了,当时家里特别穷,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,没钱看病,母亲就到处借钱,正遇上三年自然灾害,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,可怜的母亲在村里转了三天,连一分钱都没有借到。后来,村上老支书见我母亲可怜,想办法凑了20元,帮我治好了腿。我母亲也常常念叨要我一辈子记住老支书的恩情。

1976年,高中刚毕业,村上麻疹病流行,还死了几个娃,整个村子当时一片恐慌。我心急如焚,靠着平时积累的一点医学常识,找来一些治疗麻疹病方面的资料,结合一些土方子配制了草药,苦口婆心说服了一个个家长,村里的麻疹病慢慢得到了控制。当看到孩子们一个个天真的笑脸,听到乡亲们一句句感谢的话语,我内心十分激动,决心苦学医术,把为解除乡亲们的病痛当作我一生的事业。

为掌握更多的医疗技能,我一边给人看病,一边学习,买来了许多医学方面的书籍,只要有空闲时间就抓紧学习。39年来,我记下了70多本笔记,亲身体验的药物不下百味,刚学医那几年,我常常在自己身上做试验。有一次,妻子推开门,看见我腿上扎了好多针,吓了一大跳,她还以为我中邪了,当她知道我在练针灸手艺,她就笑我是个“医疯子”。这些年,我经常自费到北京,郑州等地参加各种专业培训,寻访名医专家,拜师学艺。几十年来,我相继掌握了“敲击疗法,走罐疗法,透皮疗法,火针疗法”等17中新特偏土疗法。所有的疗法我都在实践中不断完善,让行医更简便,疗效更好,让患者痛苦最小,花钱还要最少。

1980年9月16日,上汾井村一位怀孕七个多月的孕妇,因腿不舒服,到荒移村卫生室看病。当时病人很多,她就坐在卫生室门口等,突然下半身大出血,孕妇吓得大叫。我急忙从卫生室跑出来,一诊断是前置胎盘,二话不说,迅速输上液体,抱起孕妇,立刻送往县医院。当时孕妇面色苍白,许多村民都劝我:人可能都不行了,还费那劲干啥?那个时候由于农村群众迷信思想严重,见有了血,经过的车都不愿拉。好不容易过来一辆拉煤车,我就抱起孕妇坐在路中间,可司机说什么也不肯拉,我就对司机说:“今天不拉病人,你就从我身上碾过去”。司机被我感动了,只好把病人送到医院。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,孕妇转危为安,我的心一下子就放下了。

1985年冬天,荒移村谢双喜弟兄三人制炮竹爆炸,老大双手残疾,老三双目失明,家境落败。三个光棍不说,连口热乎饭都吃不上。谢家出事以后,村里的人吓得都不敢跟他们来往,兄弟三个连死的心都有。看到这一家子,我心里也不好过,就自掏腰包给老大看病,带老三治眼睛。还千方百计帮他们承包果园、滩地,帮他们养猪,让他们的基本生活有了保障。

1990年,到了谢双喜该说对象的年龄。我就保媒给他介绍对象。可一连说了20个,姑娘们一了解他家的情况,没一个人同意。直到第21个,好不容易有了眉目。谁想姑娘一看,谢家连住的房子都没有,死活要退婚。情急之下我一口许诺把自家的房子让给谢双喜成家用。当我回家告诉妻子的时候,她骂我是败家子。

妻子哭哭啼啼坚决不同意,提出要和我离婚,我心里非常纠结,一边是自己的家人,一边是可怜的谢家人,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办。但我想,我没有房,卫生室可以住,谢双喜没有房,他就要打一辈子光棍,我决定说服妻子,把自家的一院房让给谢双喜,自己带着家人先住进村卫生室。谢双喜结婚时,我掏了2000元的彩礼钱,买了电视机。谢双喜成家后,我又掏钱给他买了三轮车让他搞运输,维持生活。

谁知道,第二年的三月初八,谢双喜开着车到县城,碰到了我的老父亲,便好心让老人坐顺车回家,不料,在半路上竟出了车祸,父亲当场身亡……当不幸的消息传来,我两眼一黑,瘫在地上,老母亲和我的兄弟姐妹不停地怨我、骂我。那几天,我整日以泪洗面,不想吃也不想喝,悔恨交加。得知家人要把谢双喜告上法院时,我心里十分矛盾。经过几天几夜的思想斗争,我还是决定原谅谢双喜,因为他不是有意的。我就跪在家人面前,连磕三个响头,哭求着说:“咱爸已经不在了,人死不能复生,可娃还小,饶了他吧,如果上法庭,娃这一辈子就毁了,谢家一大家子就全完了!”最终,家里人选择了默认,选择了原谅。

我就是一名普通的乡村医生,39年来,我忠实的服务于寺角营塬上的每一位父老乡亲;39年来,我用仁心守护着每一位群众的健康和幸福;39年来,我用仁术帮助和安慰每一位患者。这就是我,刘永生,我要像我的名字一样,永远为患者、为乡亲们创造生命的希望!




@copyright 2017 中共渭南市委宣传部
电话:0913-2126438 邮箱:wnswjst@163.com